成 人影片 毛片免费观看

  • 應對“大國競爭”,美軍加緊推進敏捷作戰概念

      近日,美國空軍25架F-22“猛禽”戰機部署至美軍關島基地及周邊地區,開展代號為“太平洋鋼鐵”的大規模聯合空戰演習。這是美國空軍歷史上出動“猛禽”戰機架次最多的一次演習。美印太司令部空軍司令威爾斯·巴赫空軍上將表示,這次演習旨在展示美空軍強大的“戰略靈活性”,聚焦美軍空中主力在西太平洋島嶼機場分散部署和快速反應的能力,對美軍“敏捷作戰”概念進行驗證。

      概念

      “敏捷作戰”概念最先由美國空軍于2015年9月發布的《空軍未來作戰概念2035》文件提出。此后,美國海軍、陸軍先后接受和發展“敏捷作戰”概念,并推出各自的“敏捷作戰”能力發展舉措。

      綜合美空、海、陸各軍種對“敏捷作戰”的認識,可將其大致界定為:涵蓋陸、海、空、天、電、網等全維空間,通過敏捷指揮控制,實現多維力量與能力的一體化,在應對區域挑戰時,迅速生成多個解決方案并在多個方案之間快速調整,以靈敏快捷的整體作戰能力贏得作戰勝利。

      快速性是美軍“敏捷作戰”的本質和基本要求。美軍聯合作戰原則強調“在行動上快于敵人,以比敵人更快的節奏,擴大己方的選擇自由并剝奪敵方的自由”。

      現代作戰體系是復雜的巨系統,遵循“木桶原理”,即系統總效能并不取決于最長的部分,而是取決于最短的部分?!懊艚葑鲬稹钡钠胶庑园ㄒ韵路矫妫阂皇擒姺N和作戰空間方面的平衡,不能片面追求某一軍種或某維空間單兵獨進,而是各軍兵種、各維空間平衡發展;二是作戰系統和作戰平臺之間的平衡,無論是信息傳輸、處理、利用,還是兵力火力的機動與突擊,都不能突出一點不及其余;三是資源成本和作戰效能上的平衡,在盡量降低成本消耗的前提下獲得所需作戰效能。例如,在太空作戰領域,美國國防部提出重點發展小型低成本運載火箭和低成本小衛星,作為降低成本的重要手段。6月13日,美太空軍運用“飛馬座”火箭成功發射“戰術響應發射2”衛星,即是對“敏捷作戰”快速響應戰術衛星發射能力的一次檢驗。

      發展

      為了加速空軍“敏捷作戰”能力的創新和實現,美國空軍借鑒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與非營利性創新研究機構杜立特研究所合作,創立“特種作戰部隊創新工場”的做法,成立了由空軍副參謀長直接領導的“空軍部隊創新工場”。2018年1月11日,“空軍部隊創新工場”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市正式成立,其職責為“致力于空軍‘敏捷作戰’的方案設計、快速概念驗證,將現有和創新技術快速轉化為‘敏捷作戰’能力”。

      今年2月22日-26日,美國空軍空中機動司令部舉行的“馬賽克虎”演習中,演練了“敏捷戰斗運用”概念。4月26日-5月7日,在美國空軍空中作戰司令部舉行的“敏捷旗”21-2演習中,第4戰斗機聯隊作為“先遣聯隊”,其任務生成、快速部署和無縫指揮控制能力得到了檢驗?!疤窖箐撹F”聯合空戰演習則是空軍此類演習中最新的一次。

      美國海軍也不甘落后,主管科研與采辦工作的海軍助理部長戈伊茨大力推動“海軍敏捷作戰”創新計劃。2019年2月,戈伊茨提出設立由其本人直接領導的“海軍敏捷作戰辦公室”。同年9月,戈伊茨宣布,將通過在全美各地建立以快速拓展海軍協同各地區學界、業界及政府創新能力為使命的“技術橋”,作為將創新與現有技術轉化為海軍“敏捷作戰”能力的橋梁。

      美國陸軍將發展“敏捷作戰”能力的任務主要授予美國陸軍未來司令部,司令邁克·默里將陸軍“敏捷作戰”的賦能技術歸結為人工智能、機器人技術、自主系統技術加網絡和數據的“3+2”模式。邁克·默里認為:將重心放在大型平臺研制和生產的國防工業模式已經落后,如今的作戰是以網絡為依托、以信息為驅動的嶄新形式,盡管我們始終需要常規平臺和系統,但人工智能和無人化、遠程作戰系統正在塑造新的戰爭形態。

      指向

      美軍“敏捷作戰”的提出背景,是美國軍事戰略從反恐轉向“大國競爭”,這就決定了美國“大國競爭”軍事戰略的矛頭所向,與“敏捷作戰”的指向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首先,在對象上明確針對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胺唇槿?區域拒止”最先來自2010年2月美國國防部發布的《四年防務評估報告》和《空海一體戰構想》。兩個文件有300多處提到“中國”和“解放軍”,并強調“中國人民解放軍是美軍面對的最嚴重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挑戰”。

      其次,在措施上加強“敏捷作戰”部署?;谌虬詸嗟男枰?,美軍在世界各地建設有龐大的基地群,僅在西太平洋第一、二、三島鏈就有東北亞基地群、關島基地群、夏威夷基地群、澳新基地群、阿拉斯加基地群等五大基地群。美國在每一個基地群都部署了強大的軍力,這是美軍力量前沿存在的體現,也是一旦發生緊急情況,美軍進行快速、敏捷軍事干預的重要依托。

      但是,隨著其他大國軍事實力特別是遠程精確打擊能力的快速發展,美軍擔心一旦爆發與大國之間的軍事沖突,其大型基地將面臨滅頂之災。為了規避風險和達成“敏捷作戰”目的,美軍需要加強“敏捷作戰部署”。

      在基地建設上適應“敏捷作戰”需要,包括分散配置前沿基地,即在鞏固與日本、澳大利亞同盟的基礎上,美國將積極發展同越南、菲律賓、印度尼西亞的關系,以獲得越南金蘭灣基地、菲律賓的克拉克基地、泰國的烏達堡和科瑞特機場、印度尼西亞的空軍基地的使用權,從而實現在該地區前沿基地的分散配置。同時,部署備份前沿基地,如修繕在天寧、塞班和帕勞等地的小型基地,在島上貯存油料、彈藥及其他必要物資,以便在關島基地不可用的情況下作為替代選項。

      在兵力部署上適應“敏捷作戰”,即將當前美軍兵力集中配制在大型、綜合性軍事基地的方式,改為“化整為零”的分布式部署,從而增強美軍作戰體系的抗毀性。如就美國空軍而言,將部署在大型空軍基地的機群,在戰時向美國及盟友的軍用或民用機場迅速轉場疏散,以規避對手中遠程火力的集中突擊。

      最后,加強針對性“敏捷作戰”聯合演練,加速“敏捷作戰”能力形成。2019年3月6日,美、日、澳空軍舉行了首次多國“敏捷作戰部署”演習。美海軍陸戰隊派出1架F/A-18戰斗機和1架C-130運輸機,演示了如何在前沿簡易機場有效運作的作戰能力,強調盟國部隊可在短期訓練后掌握相關能力。其核心是通過全球到達和靈活部署,實現多國作戰裝備和人員之間的無縫集成,提供快速響應能力與“敏捷作戰”能力,這是對“敏捷戰斗部署”戰術可行性的檢驗。

      2021年,雖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傳播的影響,但美軍在印太區域的“敏捷作戰部署”照常推進,包括“對抗北-21”“太平洋要塞-21”“護身軍刀”“太平洋鋼鐵-21”等以印太司令部為主導的美軍三軍聯合軍演,以及美、日、澳、印等國軍隊參加的聯合軍演,以檢驗美軍應對突發事件的快捷反應能力。

      與美軍此前以遙遙領先的資源優勢和軍事優勢追求戰場整體優勢、絕對優勢和未來優勢相比,“敏捷作戰”概念的提出反映出美國面對其他大國崛起的焦慮心態,以及在軍事上追求地區優勢、相對優勢和現實優勢的選擇。

      總的來說,這是美軍與強大對手作戰的務實選擇。美軍強調“敏捷作戰”中的分散部署和快速機動,意在化解對手的高強度中遠程導彈覆蓋能力,將其從針對少數大型目標的“瓢潑大雨”,分散成針對大量小型目標的“毛毛細雨”,從而減輕對美軍的壓力,增加其行動自由和戰場生存能力。美軍“敏捷作戰部署”的針對性不言自明,這是推進印太實戰準備的切實步驟,對此必須高度警惕。

     ?。ㄗ髡邌挝唬簢揽萍即髮W信息通信學院)

      吳敏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成 人影片 毛片免费观看